2007年12月7日 星期五

駱駝農場-First Day

還記得第一次這麼接近的靠近駱駝是上班的第一天,約好的早上6點半,我卻緊張的5點半就爬了起床,緊張的看著畜舍裡的駱駝,在這個給駱駝休息的畜舍裡總共有大約35隻駱駝,每天下午五點下班後駱駝就是在這裡休息的。

圖一

很快在這裡工作的日本大哥就來了,他教我如何用鼻繩(nose reins)捕捉駱駝<圖一>,我是讀畜產的,對於動物並不會害怕,但是駱駝一隻都接近兩公尺,要接近時真的滿怕人的,也不知道他會不會踢人還是吐口水,不過也沒時間想那麼多,第一天上班牙一咬就過去,出乎意料的駱駝出乎意料的溫馴,通常動物對於陌生的人接近都會有意無意的避開,而這群駱駝似乎很有教養並習慣了每天早上上班的捕捉,對於我的接近也無意迴避,我很輕易的就利用鼻繩捕捉到了其中的一隻,轉身一看,那日本大哥已經抓到了其他的五隻,並且讓他們頭尾相連像一列火車似的<圖二>,順手把我的那隻駱駝也接了上去,浩浩蕩蕩的牽到駱駝鞍舍(saddle shed),日本大哥說這六隻駱駝的成員是固定的,個性算是最穩定的,不會踢人或是突然站起來,可以說是駱駝中的菁英吧! 好好看清楚他們的臉記清楚喔。他們的名子分別為MerkyPhantonEddyGoldyMonaBlacky,按照這個順序每天都一樣。


圖二

一聽他講完我整個人只有無力可以形容,每隻駱駝不都是四隻腳一個頭一個尾巴!顏色也不都是灰灰土土的顏色,誰知道這六隻誰是誰阿,更別說混在另外三十幾頭駱駝中的時候了。

駱駝牽到了畜舍前,日本大哥從前到後的命令駱駝一隻一隻的坐下,再拿出刷子把每一隻駱駝背上的泥土刷掉


在由前到後的一隻一隻放上毛毯<圖四>,再由最後一隻駱駝開始上鞍,上鞍的順序是先把前後束帶繫上;一條繞過前面的脖子<圖五>,另一條繞過後面的尾巴<圖六>,中央的兩條束帶因為駱駝是坐下的沒有辦法綁,現暫時整理好放在鞍上<圖七>,再把原本綁在尾巴上後面那隻駱駝的鼻繩綁在鞍上<圖八>,就照這個順序一步一步得由後至前完成,最後也是由後至前的命令駱駝站起來,並在他起立的瞬間把中間的束帶拋過牠身子,藉由重力的迴旋我們可以輕易的接到彈回來的束帶把它扣上基本上駱駝的saddle on就完成了。<圖八>


圖四

圖五

圖六

圖七


圖八

接下來就把這六隻駱駝牽到跑場(run yard)旁的小設休息,重點是每一隻駱駝都有牠專屬的小角落綁在那裡休息,天哪!對於第一天上班的我實在有夠手忙腳亂,常常記了這個忘了那個,不過好在日本大哥隨時都在我旁邊幫著我,第一階段才總算是有驚無險的完成了,完成了這邊的工作縱算是可以喘口氣先吃頓早飯。

跑場旁邊的休息區

沒想到我還在享受著奶茶美妙的滋味,早上第一班停靠這裡休息的旅遊小巴已經來了,腦子裡正在想著今天最難的已經過了吧,沒想到真正的考驗現在才開始。

日本大哥把Eddy的鼻繩交到我手上,告訴我他是你的了好好幹喔,Eddy是一隻深咖啡色的駱駝在他脖子上有個明顯的黃色24號標記,對於還無法分辨駱駝臉譜的我來說就先以它來做標記吧!

說穿了工作其實很簡單,把我負責的駱駝從畜舍裡牽出來,命令牠在跑場裡做下,並把中間束帶綁緊讓他知道上工了,有客人來就跟他收錢,讓他坐上駱駝繞個一圈就結束了,我也希望事情就是這麼簡單。很可惜我們的駱駝是有血有肉的不是機器駱駝,一開始我大約喊Eddy說了十次Hoosh(注一),只見他往後退了兩部,我想是不是我說的不標準,於是又Hoosh了兩聲,只見他老大右腳微微彎曲,我想說真是太好了,我真是天才一下就上手了,沒想到過了一分鐘後他還在那邊彎阿彎的沒有坐下的跡象,我們就這樣我hoosh兩聲他腳晃兩下,的對峙下僵持了五分鐘,日本大哥看不下去了一手想要拿過我手中的鼻繩,誰知日本大哥還沒來的急搶下我手中的繩子那Eddy就像貓一樣迅速的坐下了。<未完>

就是這樣僵持了十幾分鐘

注一:Hoosh,原為阿富汗文Hooshta,是坐下的意思,澳洲原本是不產駱駝的,19世紀時由歐洲人引入,大英帝國的從當時所控制的巴基斯坦聘請當地的駱駝訓練師訓練澳洲的駱駝,Hoosh沿用至今已被澳洲偷懶口音所改變成Hoosh,我個人認為之所以現在澳洲的訓練師還是以當時流傳下來的Hoosh做為坐下的命令辭,是因為Hoosh是相當的簡單的音,並且很有命令口吻(低沉),動物容易記憶並且服從。

1 則留言:

老媽 提到...

安子:
你這篇非常引人入勝
我特別愛看你寫自己心情的部分
趁記憶猶新時趕快把這些素材整理好
以後再來想如何編輯發表
期待看到續集